帆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帆布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三国大谋士能力堪比诸葛亮英年早逝因太狂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0:15:49 阅读: 来源:帆布厂家

三国大谋士能力堪比诸葛亮 英年早逝因太狂

谋士,谋士,就是出谋划策、运筹帷幄的人。这样的人在《三国演义》中很多。不过,谋士也是人,是人就有其独特的性格特征。由于种种原因,此类人物的独特性格特征在小说中体现得并不多。不过,在这为数不多的人物当中,庞统是被作者重点关注的人物,关于他的性格,作者突出了一点:狂。

“凤雏”庞统的大名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无论曹操、刘备还是孙权都闻名已久,但谁也没见过这位“凤雏”。曹操是第一个见到庞统的,对庞统以礼相待。庞统趁机献上连环计,同时又向曹操夸下海口:“某凭三寸舌,为丞相说之,使皆来降。”(见第四十七回)口气着实不少。庞统自己说在东吴不受待见,所以在江东隐居。既然是隐居,对于东吴政要的接触就很少,彼此也不熟悉,如何去劝降并成功呢?庞统没说,曹操也没问。曹操关注的是庞统的连环计能解决曹军在水上的颠簸之苦,解决非战斗减员,心头大喜,对于庞统这番夸大其词的言辞也就没有在意。庞统之语虽为哄骗曹操,但其“狂”已初露峥嵘。

网络配图

周瑜被诸葛亮“三气”而死后,鲁肃向孙权推荐庞统。孙权对庞统仰慕已久,命鲁肃带着庞统来见。尽管孙权看到庞统样貌古怪,心中不喜,但还是以礼相待,询问庞统“平生所学,以何为主”(见第五十七回),想多了解一下庞统的情况。庞统也没有一一相告,而是笼统地说“不必拘执,随机应变”。孙权又问:“公之才学,比公瑾如何”,庞统居然笑了起来,对孙权说:“某之所学,与公瑾大不相同。”言下之意自己强过周瑜不少。这个回答就很有问题。孙权是虚心相请,认真询问庞统。而庞统却狂言对之,敷衍了事。难怪孙权很不高兴,将庞统弃之不用,并说他是个“狂士”。大概庞统也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,庞统离开孙权见到鲁肃之后,“狂”劲未消,甚至发出了“吾欲投曹操去也”的牢骚,憋了一肚子火。

鲁肃写了推荐信,让庞统去投奔刘备。庞统来到荆州后,刘备“久闻统名,便教请入相见”。刘备亲自接见是对庞统这位闻名天下的“凤雏”的一种尊重,但庞统看见刘备却“长揖不拜”,这是严重的失礼,是庞统狂妄的另外一个表现形式。再加上刘备见庞统样貌丑陋,以貌取人,随便安排了一个耒阳县令的小职务打发庞统,这让庞统心里非常不悦,暗道“玄德待我何薄”。这时候才想起来在刘备面前展露一下自己的真才实学,但又不愿意丢这个面子,只得勉强应付几句后前往耒阳赴任。如果不是好友诸葛亮在刘备手下,说不定庞统就会一气之下离开刘备。刘备不待见庞统,虽说有以貌取人之嫌,但庞统的狂妄也是让刘备不快的主要原因。这责任庞统要承担绝大部分。

网络配图

庞统就任耒阳县令之后,整日饮酒取乐,不理政事,等到张飞来到耒阳巡视并让庞统处理公务时,“吏皆纷然赍抱案卷上厅,诉词被告人等,环跪阶下”。“皆”、“抱”、“环跪”都说明这百日之内公务数量之多,事务之繁杂。如果没有张飞此次的巡视,那公务岂不是要堆积如山?那些急需处理的事情岂不是因为庞统的拖延越来越严重、越大越大?为什么会这样呢?还是因为庞统的“狂”导致的。既然心中不快,可以一走了之,但不能拿公务来撒气。虽说后来“不到半日,将百余日之事,尽断毕了”,这仅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能力,亡羊补牢。但消极怠工和不作为却是庞统这位“凤雏”的耻辱,换到现在早就被“双开”了,哪里换容得他亡羊补牢,应该到监狱里接受惩罚。

庞统的“狂”还表现在自作主张上。

刘璋邀请刘备入川,给了刘备千载难逢的机会图谋益州。刘备入川后,刘庞统建议刘备借此时机杀掉刘璋,遭到刘备的拒绝。结果庞统自作主张,利用刘备在涪城与刘璋宴会之际,私自让魏延登堂舞剑,“乘势杀刘璋”(见第六十一回)。为了保证计划成功,庞统“唤众武士入,列于堂下,只待魏延下手”,准备发动突袭。一时间酒席宴上气氛空前紧张。“刘璋手下诸将,见魏延舞剑筵前,又见阶下武士手按刀靶,直视堂上,从事张任……对舞于筵前。魏延目视刘封,封亦拔剑助舞。于是刘璝、泠苞、邓贤各掣剑出”。在这种局面下,别说是刺杀刘璋,连刘备的性命也处于危险之中。就算庞统在宴会上杀了刘璋,刘备如何从刘璋的地盘——涪城安然无恙地回去呢?且不论这个计策的漏洞太多,单单庞统自作主张就是错误的。究其缘由还是庞统的“狂”在作怪。刘备对庞统的这个计划也是非常反对,认为“吾初入蜀中,恩信未立,此事决不可行”,又说“公等奈何欲陷备于不义耶?今后断勿为此”。很显然,刘备的意见比庞统要高明得多。

网络配图

庞统的“狂”也有遇到对手的时候。第六十二回中介绍,当庞统回到馆舍时,有手下来报:“有客特来相访。”庞统出门迎接,并问及来人姓名。这人的举动比庞统还要“狂”:“其人不答,径登堂仰卧床上。统甚疑之”。遇到这样一个与自己类似的“狂人”,庞统这位出名的“狂人”竟然也没了主意,只得耐着性子再三询问。这人还是不理不睬地说道:“且消停,吾当与汝说知天下大事。”庞统只好让手下准备酒食。这人“起而便食,并无谦逊;饮食甚多,食罢又睡”。这一回庞统彻底没招了,最终只得将法正请来,这才弄清楚来人的身份,也替自己解了围。

石家庄耳鼻喉医院

河南甲状腺医院

拉萨早泄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