帆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帆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牡丹江市实施两权一化改革采访录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4 08:02:56 阅读: 来源:帆布厂家

牡丹江市实施“两权一化”改革采访录

采访嘉宾:

阳明区区委书记 姜英波

牡丹江市华信集团董事长 石崇光

牡丹江市委党校讲师 杨志才

宁安市东京城镇党委书记 陈大伟

爱民区北安乡平安村党支部书记 王英宏

“十一五”期间,牡丹江把城乡建设作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,围绕建设“大牡丹江、新牡丹江”目标,不断扩大城市规模、提升城市品位、完善城市功能,推进城市化、城镇化、同城化和一体化进程,统筹城乡协调发展,加快中心城市、小城镇和新农村同步提档升级,为牡丹江快速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。

在“十二五”起步之年,我市明确提出了建设一体化发展先行城市目标,并把“两权一化”作为体制改革的重要抓手。在许多人开始对我市城乡一体化生活充满期望的同时,“两权一化”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——它究竟会给牡丹江城乡发展带来怎样的机遇?牡丹江又如何通过体制改革实现新一轮的大发展、快发展?

简政强镇:提升区域发展的活力

推进简政放权、强镇扩权、农村社区化是我市未来加快发展的原动力,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实现统筹发展,提高我市城乡一体化水平

县域经济和城区经济是构成市域经济的两大板块,也是一个地区经济综合竞争力的集中体现,在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中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。对于牡丹江这样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,坚持县域和城区两大板块经济协调发展,将二者做大做强,是建设一体化发展先行城市进程中最现实、最紧迫的课题。

“要加快城区发展,必须切实解决制约城区发展的空间障碍、体制障碍和机制障碍,为城区提供一个更加广阔的发展平台和一套更加科学的管理体制。”阳明区区委书记姜英波认为,要适应城区加快发展的需要,就必须实行管理重心下移。“从区一级来说,简政放权切实增强了区级政府统筹辖区内经济、社会发展的能力,变被动为主动。”

在2007—2009年全省县域经济综合实力排名中,我市的绥芬河、海林、东宁和穆棱一起进入全省十强行列,县域经济占了半壁江山。宁安市东京城镇党委书记陈大伟认为,扩权强镇是一个全国普遍性趋势,这不仅是行政体制改革的大势所趋,也是大力发展县域经济的重要举措。“如果扩权了,在财政审批、用地报批等这些经济管理上有更多权限,那镇里的自主性和独立性都会更强。”

“扩权强镇,可以创新管理体制、扩大管理权限,破除经济社会发展的桎梏,更好地释放出发展的能量,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是不言而喻的,也有助于加快城镇化步伐。”陈大伟如是评价扩权强镇这项试点的意义。

“简政放权、强镇扩权都是建设一体化先行城市的需要,而推进农村社区化也是我市推进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和切入点。”牡丹江市委党校讲师杨志才,一直致力于“三农”问题的研究。他认为,我市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八年位居全省第一,农村住房砖瓦化率、自来水入户率等多项指标位居全省前列,这些都为我市推进农村社区化奠定了坚实基础。“推进农村社区化,就是要逐步去掉‘农村’二字,为农民提供城乡一体的社区化服务,以此推动城镇化进程;就是要通过推进农村社区化这种管理方式的转变,促进社会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,促进农民在生活、生产方式的转变,进而在产业发展上得到支撑,最后达到城镇化,提高牡丹江城乡统筹发展的水平。”

富民惠民:让城乡共享发展成果

建设一体化发展先行城市是一项长期工程,也是大牡丹江建设中的民生工程,无论简政放权、强镇扩权,或是推行农村社区化,都应把“富民”摆在首位

随着市场机制的完善和农村税费的改革,乡镇政府和农村基层组织的管理职能越来越弱,农民对政府的管理需求越来越少;相反,农民对医疗卫生、科技服务、社会治保、计生优抚、转移就业等公共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多。

牡丹江市华信集团董事长石崇光虽是商业界人士,但潜心研究城乡统筹这一问题已有近两年时间。在石崇光看来,目前,面对农民的服务需求,政府缺乏有效的服务平台。政府公共服务资源大多集中在城区和乡镇驻地,城乡分布严重不均,农村公共服务资源非常缺乏,一些事关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很难得到公共服务的“阳光普照”。这些,是农村社区化建设的“内在动力”。

与石崇光的观点相仿,爱民区北安乡平安村党支部书记王英宏认为,过去城市乡村分割十分明显,农村发展相对落后,现在提出建设一体化先行城市,这可以看作是原来城乡分割体制的一种纠偏,是一件好事情。但是,王英宏表示,无论城区简政放权,还是县域强镇扩权,都是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手段,而“富民、惠民”才是最终的目的。

2010年,阳明区区域内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达17.6%,作为省政府确定的发展城区经济重点区,如何在加速城区经济发展过程中趟出富民路,始终是该区发展时首先考虑的问题。据介绍,今年年初,阳明区又确定了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均将上涨15%的目标。而“十二五”期间,该区的这两项增长率也将保持在15%以上。

“在建设一体化先行城市过程中,只有让群众切实享受到城区发展的成果和实惠,才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这更关乎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。”姜英波的话表明了“富民”在一体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。

与此同时,王英宏认为,城乡一体化发展,还应该统筹城乡公共服务,缩小城乡社会事业发展的差距。“必须着力改变农村教育、医疗、文化等社会事业的发展显著落后于城市的状况。不断加大农村公共财政投入,缩小城乡人均公共财政支出的差距,逐步实现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。”

机制创新:为一体化发展装上新引擎

在建设一体化先行城市进程中,通过机制、体制的创新,以产业为引领,带动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的转变,必将带来牡丹江的快发展、大变化和新生机

“从牡丹江的城市发展历程上看,每一次改革创新,都将带来牡丹江的大发展和新机遇。”杨志才认为,在解决牡丹江区域经济发展又一次能量的释放上,“两权一化”不亚于是又一次的革命。“抓工业、抓农业、抓产业是必然的,到什么时候也不能犹豫,但是组织资源、政治资源、干部资源、社会资源怎么与自然资源结合,把人的主观能动性调动起来,关键还是要在制度创新上去寻求突破。”

“如果说,简政放权是解决城区经济发展后劲不足的问题,那么解决县域经济发展后劲不足的问题可能有很多课题需要研究,工业的问题、产业化的问题,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体制机制的问题。”作为乡镇的党委书记,陈大伟对发展县域经济中,如何破解体制、机制上的制约有着更深刻的认识。他认为,强镇扩权就是要通过组织的形式创新,使乡镇能够迸发出创新激情,产生更大的活力,形成更大的拉动效应、示范效应。

“实际上就是要把一个镇当作半个县来抓,起到四两拨千斤、以点带面的作用,通过提格扩权,达到强镇富民、惠民的效果。这些举措江苏、浙江、上海等地都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,通过组织制度创新带动经济发展。”陈大伟如是说。

“农村社区化、强镇扩权、简政放权,核心问题是产业的支撑。”杨志才认为,三者看上去是泾渭分明,实质上有内在的不可或缺的必然的联系。简政放权是放大城区的功能,强镇扩权是放大镇的功能,农村社区化是和强镇扩权紧密相连的推进手段、模式和载体,而这里面都要有产业支撑。宁安市的明星社区,旅游、稻田、朝鲜族特色的饮食文化,现在很多方面已经有了雏形。

“机制、体制的创新,我们更注重的是内在活力,这个内在活力绝不是政治资源的释放,更主要的是整合所有资源来放大它的效应。总之,就是要将‘两权一化’,作为体制机制创新再一次调动各方的积极性,促进全面提档升级的一个手段。”杨志才表示。

(责任编辑:李冰冰)

青岛爱美家日用品有限公司

莱贝机械停车场过规划

贵阳机械停车设备

等离子粉末熔覆堆焊机

相关阅读